李YUYAN哈

我大概是凯源偏源。

今天也是和你一样努力的自己。

因为生活需要,所以我才笑。

这张图真的莫名戳我,反正就是很爱啦,已经拿来当壁纸了。

王源小宝贝,希望你一切顺利,我好爱好爱你。

大概是我家的小可爱
Cr:烈性可爱

Hello?不甜不要钱哦✌^V^

这个病娇感,好爱啊!!!
图片来源:烈性可爱😊

我的喜欢到此为止了[虐.慎点.]

今天王源和朋友回高中的学校去转团,为进入大学做准备。

一路上的说说笑笑在见到那个人时戛然而止,那是他喜欢了四年的人啊,突然的出现又怎么不让人心惊。王源看着他,也看着他旁边那抹娇小的身影,心便刺刺地疼,王源多么的想上前,似从前那般开个玩笑,说出问候,可他不能,因为两个人早在一年前断掉了一切联系,或者说,是王源单方面断掉的。

一个人,尽管内心已经难过到汹涌澎湃,但表面仍能不动声色开心的笑,是该拥有着怎样强大的内心。

王源便是这样的人,他从未改变。在被爽约后虽然内心不舒服却仍可以和你笑和你闹,在被说烦的时候仍会笑着从容的退开,他似乎一直在包容。可亲近他的人知道,并不是谁都可以的,只有那个笑起来会露出尖尖虎牙的人才能不断的触及他的底线。

听别人说他们是初中及高中的好友。

王源苦笑,便是这道界限,让他不敢,不敢说出那心底的喜欢。都快压不住的东西,汹涌到极限了,却也得拼了命的守住,管好自己的嘴巴,一丝一毫都不能泄漏。

他们是怎样断掉联系的呢,王源记得清清楚楚。

高二的最后一年夏天,王源家里在网上买了点东西,不知道是地址填错还是快递出了问题,东西寄到了王源的学校,很重的东西,王源一个人试了试,拎不动。想了想,或许可以打电话让那个人来吧,那个人他有车。电话接通的那一秒王源很开心,没来由的。可下一秒王源又好像没那么开心了,那个人说他不在学校,他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办点事,他又说,要不是有事我怎么舍得让我最好的兄弟自己搬这么重的东西呢。王源笑了笑,说,没事,我就这么一说,你以为我真的搬不动啊,本来想给你一个耍帅的机会的,你抓不住能怪谁呢。两个人瞎扯了一会儿,就挂掉了电话。可是后面的心酸却是只有王源一个人知道。

在搬完那么重的东西就应该好好休息的,王源想到。要不然也就不能在学校门口奶茶店遇见那个人了,和一个漂亮女孩聊的那么开心,本来应该在很远的地方办事儿的那个人,多么让人难过啊,因为那个人骗了自己嘛。王源是怎么回到宿舍的自己都不记得了,当时大概只能感受到被骗的滋味吧。

那时的王源钻牛角尖了,为什么骗我,为什么不实话实说,毕竟帮是情分,不帮是本分,不帮我我又不会怪你,我又不会强迫你帮我,你又何必说谎呢,心里想着也就发给了那个人。现在想想,王源觉得自己幼稚得可怕。当时的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又有什么身份去指责别人呢,难道就凭借着一个最好兄弟的称号?真可笑!

不过那个人的回复也真的是让人很伤心啊,伤心到王源毫不犹豫的从各种联系方式删除他,那个人说,你一个男的怎么那么无理取闹啊,你不觉得你很烦吗,别来管我的事,你以为你是谁。

原来喜欢一个人那么困难啊,王源想。

从那以后,两个人的联系就没有了,刚开始还会有人来问,可时间一久,似乎就没有人记得了,不记得原来有两个那么要好的人。再久一点,就听说那个人有了女朋友。王源远远看过,很漂亮。

旧的物件就该被遗弃,就像久远的回忆也应该被忘记。王源想,他的喜欢早就应该到此为止了,再见了,那个拥有着尖尖虎牙的少年,再见了,那让人遗憾的青春,再见了,王俊凯!

或许我还可以做你未来婚礼上的伴郎。